占占占占子

当当,这里是之歌/占子!!!
我特别希望大家叫我之歌或者占子。
同人文cp杂食,可以点文。
以下注意↓↓↓↓↓
1、喷子别看
2、笔风奇特
3、更文随缘
4、范围是:凹凸世界、第五人格、王者荣耀(不大更这类)、非人学园
如上。
我脾气不是很好,但我会忍,所以,喷子别来。
谢谢!!!
⊙ε⊙

感受下什么叫滤镜拯救世界……

[鹏白]花吐症

★是刀,真刀,所以别把我当写糖选手了。
☆cp鹏白。
★万年老梗花吐症,原作向。
☆ooc是必须的了,不可能没有的。
★会很沙雕的,真的很沙雕。
☆我一直在想我玩非人收获了什么?(你收获了中二病,还是雷震子同款的)
OK?   Let's go!!!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1、
    白骨精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会得这种病。
    花吐症……还真是可怕啊!

2、
    三中大姐头生病,请了大概一个月的假。
    这件事又刚好被路过三中的青狮给听见了。
    结果就是……
    天高的人也知道三中大姐头生病了。

3、
    天高学生会里,青狮正兴致勃勃地跟白象讲着今天她收集的八卦,根本没注意到匆匆进来的风纪委大鹏。
    “青狮,你告诉我,白骨精怎么回事?”大鹏喊着青狮,并询问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事。青狮听见有人叫她,人连转椅一齐转过来望着大鹏说:“白骨精?小鹏弟弟你问她干嘛?莫非……”
    大鹏没顾及青狮的眼光,找到把椅子就直接坐下,从兜里拿出口香糖,打开包装就直接把口香糖塞嘴里,没理会青狮的戏谑话语。
    青狮知道大鹏是什么意思,如同丧失了乐趣一般靠着转椅的靠背,没落地的双脚在空中荡来荡去,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,随便回答大鹏了的问题:“今早在校外听见对面三中的人在说什么,职业本能让我去听了一会儿,具体就是白骨精病了,请假请了大概一个月,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病。那两小妹倒还在三中里面,就是最近两小妹天天盯着手机在查什么东西,一脸严肃的,估计就是关于白骨精的事。说来也怪,白骨精身体向来很好,怎么就生病了呢?还不去医院?”
    青狮顿了一下,头抬下来望着大鹏继续说:“像白骨精的朋友:雷震子、钟馗、红孩儿、雷姆和玉子他们都去看望过白骨精,结果就是,到了门口听见了声音但就是没进去,就连那两小妹跟白骨精联系都是打电话问候的,目前白骨精还就和两小妹通过话。”
    “知道这么多,你真的就听了一会儿?”

4、
    接着我们的天高风纪委大鹏就直接飞进了三中……大鹏表示,有翅膀的确可以为所欲为。

5、
    感谢天,感谢地,感谢玉皇大帝。
    x班现在是体育课,教室里就请了假没上课的骷髅两小妹。大鹏就看见她俩在度娘那翻阅什么资料。
    “就是最近两小妹天天盯着手机在查什么东西,一脸严肃的,估计就是关于白骨精的事。”
    青狮说的话突然出现在大鹏脑海里。
    然后大鹏就轻轻悄悄地走了过去。
    “两位在看什么呢?”
    “天…天高风纪委?!你怎么在这里?!”
    两位骷髅小妹被大鹏给吓着了,但被吓着了也不忘把手机屏幕给关了,刚好,这个小动作别大鹏给发现了。
    “两位在看什么?给我看看呗。”
    “耽美小说题材,像天高风纪委这样的好学生是不会想看的吧!”单马尾的骷髅小妹边说边把手机放进书包里,是十分不想让大鹏看见手机的内容了。
    如果大鹏眼睛没瞎的话,他刚刚的确在两小妹的手机上看见了“耽美小说”几个字。好吧,既然不说,那他自己等会儿自己出去查好了。
    “我说,可以告诉我男人婆住哪吗,我找她有点事。”
    “大姐生病了,不见人。”
    “那我刚好去看看她啊!看看她生病时又是什么倔样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大鹏表示他套了好久的话才套出来白骨精住哪?
    好了,目的地有了,出发。
    大鹏是什么都注意到了,可就是走的时候没注意到两小妹在他出门后开始打电话。
    鹏哥,追妻道上路漫漫啊!(雾)

6、(好了,沙雕够了)
    大鹏到了白骨精家后摁了好几次门铃屋里都没反应。
    “青狮不是说男人婆生病了都在家里待着吗?怎么没人?”
    [注意了注意了,重点来了(不是不沙雕了吗?怎么又双叒叕开始沙雕起来了?)]以后,我们要注意把阳台给锁好了,防火(红孩儿)防雷(雷震子)防鹏哥。看吧,骨姐阳台没锁好,鹏哥就这样进来了。(但鹏哥是除了进骨姐的阳台,还会进谁的啊?他又没兴趣)

7、(这次绝对沙雕完了,相信我)
    从前脚踏进白骨精家的时候,大鹏就觉得那里不对。
    “男人婆什么时候开始养花了,屋里怎么多雏菊。”
    雏菊花语……
    看来得查一下了。
    “耽美小说,雏菊花语……我最近是不是听狮妹唠叨小说多了,怎么可能会有花吐这种病。”
    但还是很可疑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大鹏就这样在别人家找了半圈,待又看见那堆花后才发现——
    满屋子的花,可是没有一丁点的花香,尽管雏菊花香很淡,但怎么多……先不说花香,那满屋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?
    “男人婆应该不会在家杀人吧!”
    大鹏又蹲下了,拾起一朵雏菊检查,如果大鹏眼瞎没注意到的话,他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,就不会立马冲出去了。
    雏菊花上有淡淡的血迹……
    血腥味也是从雏菊上散发出来的……
    雏菊有一种花语是“隐瞒在心底的爱”……
    耽美小说……
    花吐症……
    “但愿男人婆没死外面啊!”

8、
    因为有翅膀可以飞的优势,,大鹏很快找到了在巷子里咳嗽的白骨精。
    大鹏走过去的时候,明显看见白骨精吐着雏菊,嘴角挂着血。
    “我说……芦花鸡你站在那里干嘛?”白骨精跪坐在巷子里面,缓缓转过头望着大鹏,“来看我有多狼狈是吗?”
    大鹏走过去打算把白骨精扶起来,随便说到:“白骨精,对你喜欢的那个人表白有怎么难吗?非得这样折磨自己。”
    看着大鹏要把白骨精给扶起来了,白骨精却一下把大鹏的手给打开了。
    “我干嘛要信这种东西,表个白就治好病……”话音刚落,白骨精又开始咳嗽,几朵雏菊慢慢落在地上。
    “那你不去医院看看?男人婆,那你告诉我你喜欢谁,我帮你找过来。”大鹏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感受到自己心在痛,而且泪水也不禁流了下来。
    “芦花鸡……你是傻x吗?哭什么……生病的又不是你……”白骨精伸出手擦去大鹏脸上的泪水,“而且,我也活不过今天了。”
    大鹏握住了白骨精的手,说着:“走,去医院看看,什么叫活不过今天了,白骨精,你想想大家啊!”
   “大鹏,头低下来……”
    大鹏照做了……
    白骨精一把凑上去吻住了大鹏。
    “芦花鸡,我喜欢你啊!”

9、
    墓碑照片上的女生笑得十分灿烂。
    「她不大喜欢笑,一般笑都是冷笑啊什么的。」
    「她第一次笑得那么灿烂,是因为三中和天高一起举办活动,然后她见到了她喜欢的人。」
    「女生第一次见到男生时,是特别不爽男生的,后来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男生。」
    ……
    大鹏回想着文曲星告诉自己的事,默默地跪坐墓碑前,把头靠在了墓碑上,剧烈咳嗽起来,一朵朵鸢尾花落了下来。
    “我也喜欢你啊!男人婆。”
     鸢尾花花语:绝望的爱。

[白鹏白]Sha and can not discover like her he 02

★天天晚上上分我估计也秃了,打了好多天才拿到赛季皮肤……
☆凭什么我真心话大冒险输了,却让我写文,还开新坑……再也不玩真心话大冒险了……
★于是开了个巨坑,超级巨坑,他们还监督我,让我必须填完,你们挖的坑干嘛我填!!!
☆有私设,有ooc,有别的cp。
★主白鹏白,有甜有虐。
☆同居设定。
★有私设,比如全员(学生)都就读三中。
☆(骨姐的性格偏差我是真没办法,我朋友出的梗。)
OK?    Go!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    大鹏特别不爽,鸡能和他混为一谈吗?“无聊……”。

    “现在我看见一只愤怒的芦花鸡,他的头发将近要爆炸,如果没翅膀的话,他就会跟一个菠萝一样。”白骨精拿起木瓜奶茶的瓶子,边说边笔画着大鹏的样子,然后猛喝一口奶茶。

    大鹏扶了扶额头,说到:“行,行,怼不过你,我认输 我认输。”

    于是双方又开始休战了。

   白骨精就这样刷手机,突然想起了什么,想叫大鹏一瞬间又忘了大鹏叫啥,想了半天干脆凑过去拉大鹏的翅膀羽毛。

    “男人婆你有病啊!扯我翅膀干嘛!”“我就想问问我明天在哪个班上课而已!”“那你扯我羽毛干嘛!男人婆!”“我就是一下子忘了你名字嘛!想打架啊!芦花鸡!”“怎么现在知道我是芦花鸡了啊!打就打啊!谁怕谁!男人婆!”“信不信我……等等,我的刀还没寄过来……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男人婆你居然还想用刀!!!”大鹏看着比着拔刀的动作的白骨精,用手指着白骨精,连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 白骨精看了看自己的手,说:“也对,我刀还没邮寄过来啊!”

    “你那动作,不会是双刀吧!”

    “我的绰号可是‘三刀鬼’,你告诉我我只有两把刀?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我@&$&%#%#$&^%#%&^#%……芦花鸡你想害死我啊!!!”白骨精突然看见进他房间拿出把长枪的大鹏,受到了惊吓,“你别欺负我的刀还没到啊!”

    大鹏举起长枪一副要杀人的模样,怒吼到:“不然等你刀来了你砍我啊!”

    “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 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,走到门口,轻轻地说到:“芦花鸡,或许你是只乌鸦变的。”

    “请问谁是白骨精?”门外的鹿哩看见门开了,哆哆嗦嗦地把三把刀给举起来。开了刃的刀,鹿哩刚拿到的时候它是震惊,那么危险的东西居然是一个小姐姐的,太吓人了。

    “是我,我的刀到了,谢谢啊!”白骨精把刀拿了过来,就直接关了门。这次的客户怎么不摸我的头了,是我鹿哩不够萌了吗?还有这是小姐姐吗?

    “话说男人婆你吃饭没有啊?”大鹏看着白骨精把三把刀系在外套背后,默默地握紧了长枪。“还没,今天下午一直在找家。”“你找了多久?”“大概3小时28分54秒,不久。”

    七个半小时还不久,白骨精你到底是又多路痴。

    “对面那家中二兄妹,你的同学。”神啊,我怎么摊上一个路痴啊!以后她走丢了我怎么交代啊!“走,估计现在他们正准备做饭,过去蹭一顿。”

    于是鹏哥和骨姐昨晚愉快地去蹭了一顿饭,随便刷新了骨姐对中二的最高级别——天选之人。

    以后出去玩手机可以直接交给二雷充电了。——白骨精

    夜深了。

    大鹏倒认为白骨精已经睡了,半夜起床也没有发现放在桌子上的三把骨剑不见了。

    非都的巷子里,血腥味还挺重的。

    对于三中,这次的学园转来新学生会发生什么事,连玉皇大帝也不知道。
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
这次是短到要我的命啊!

这就是我码字的进度了,好沙雕……
对于昨天本来玛完了了的结果没没保存好,我是绝望的……

【白鹏白】She and can not discover like her he 01

★天天晚上上分我估计也秃了,打了好多天才拿到赛季皮肤……

☆凭什么我真心话大冒险输了,却让我写文,还开新坑……再也不玩真心话大冒险了……

★于是开了个巨坑,超级巨坑,他们还监督我,让我必须填完,你们挖的坑干嘛我填!!!

☆有私设,有ooc,有别的cp。

★主白鹏白,有甜有虐。

☆同居设定。

OK?    Go!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  
    大楼下的白发少女默默看着这栋楼,心中mmp已经说了N多次。

    如果没有手机导航的话她永远都找不到。女孩抛着钥匙,拖着行李箱进了大楼。

    “叮——叮——”

    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女孩特别不高兴的按下了接听。

    “小白,你到了吗?”“叔叔,如果我没有手机,我是永远都到不了。”白骨精边说边将另一只手腾出来掏了掏耳朵,“到了就行,小白,在非都你要好好吃饭,好好学习,好好睡觉,好好休息……”“叔叔,我猜你现在正偷着乐呢,还有,别叫我小白,跟条狗似的。”白骨精见电梯门开了,拉起行李箱就准备进去,突然想起了什么,有对电话那边说:“叔叔,在几楼来着的?”

    在5楼逛了一大半圈,终于找到了525房,然后拿钥匙开门。

    听叔叔说,这是父母亲的朋友的孩子房子,白骨精以后就住在那里,两个人相互照顾。白骨精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了挂着有自己名牌的房间,便从客厅开始巡视这个房子。

    桌子上有张字条,上面说让白骨精收拾一下房间,这个房子的主人没那么快回来。字条上的字十分工整,在白骨精的认识中,字迹工整=学习好=温柔贤惠的女生,所以白骨精立马判断室友是个女生(什么鬼逻辑?)。不知道为什么,地上全是黑色的羽毛,白骨精把他们全部捡起来,随手丢进垃圾桶里。室友今早肯定杀过鸡,不然地板上怎么会全是羽毛。最后,白骨精看向了另一间卧室,上面的名牌写着室友的名字:大鹏。
   
    “到底是男的女的?”白骨精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 管他那么多干嘛,先去洗澡。

     然后白骨精在浴室门口又震惊了,一排排的男士用品,她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放在了浴室,然后开始洗。看来室友是个男的了。

    洗完后白骨精表示神清气爽,换好衣服就趴在了沙发上睡着了,让20:35回来的大鹏震惊了一下:家里怎么来了个人?大鹏不傻,立马猜到是他母亲说的白骨精。大鹏表示,他以为白骨精是男的来着,直到看见白骨精穿的裙子……

    到底是男的女的?

    那天晚上,两人都深深陷入了对发到底是男是女这个问题之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 大鹏是想到了白骨精睡醒的时候。

    “醒了?”大鹏见坐起来揉眼睛的白骨精,明知故问着。白骨精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,但下一秒就反应过来了:“你是谁?”

   “大鹏。”大鹏没好气的回答着,“你是白骨精?”白骨精的语气中是包含满的失望回应着:“是啊,我是白骨精,没想到还真是男的。”“别说我啊!你看起来很不良诶,是男扮女装吗?”白骨精顺着大鹏的视线逐渐平移到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 寄人篱下,忍。

    “我是女的……”白骨精把放在桌上的找楼的路程中顺带在FF买的木瓜奶茶喝了口,惨遭被怼。

    “这是FFC的木瓜奶茶?你都平成那个样子了,喝了有什么用?”“那你一个大男人画什么眼线,还是红色的。”白骨精发誓,只要大鹏再怼她一句,她直接把没喝完的木瓜奶茶泼在他身上,然后打一顿。

    大鹏也不知道该怼什么了,干脆开始刷手机学校论坛,还一边对白骨精说:“新界第三中学,报好名了。”“哦。”白骨精细细端详着坐着的大鹏,一头的黄毛被他打理的很好(很不良),一对黑色的翅膀让白骨精想起了今天丢掉的羽毛,看样子应该是着孩子掉的了,发型和翅膀的结合让白骨精想起了什么生物,于是,她就一下子喊出了声。

    “芦,芦花鸡!”

     听到这个称呼的大鹏停下了刷手机的手。

     白骨精又看了下大鹏的腿……

     “短腿芦花鸡?!”

     大鹏听了想打人系列。

能画成这样已经是极限了……
手什么的好难画……干脆不画手好了……
自己的人设吧……

【白鹏白】段子而已

☆党费
★大大们是吓死我了
☆我流白鹏白
★不喜勿喷
☆微微钟雷
★究极ooc
以上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1、
    “大鹏,打架吗?”无聊的白骨精拉拉大鹏的衣角,这次意外的没有叫芦花鸡。
    “不打,我在学习。”看书的大鹏把白骨精的手推了回去。
    白骨精见大鹏这个样子,把板凳搬到大鹏位置那里去,将他的书抢过来,另一只手则拉过大鹏的领带,凑上去亲了一口,“你都是老娘的,还不听老娘的话?找打吧!芦!花!鸡!”
2、
    最近花吐症成灾啊!
    街上吐花的还算正常的了。
    你去三中和天高看看……
    吐鸡的(白骨精)、吐骨头的(大鹏)、啥也没吐出来魂却差点吐出来的(雷震子)、吐闪电的(钟馗)、吐狐狸毛的(红孩儿)……
    真心痛他们的嗓子……
3、
    “芦花鸡,这次我打野你可不能抢。”
    “你打什么?”
    “我说,我打野,芦花鸡。”
    “女装大佬你在说一遍?”
    “你聋了吗?我说我打野的时……”
    “你da pao的时候我来帮忙?”
    “你滚,滚出我的米奇妙妙屋……”
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

脑洞有限,让之歌悠着点。